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清明时节的忆念

2021-04-02 10:44    来源:炼钢厂    作者:王薇

        清明时分,微雨燕飞。我踏着家乡熟悉的小路回家,却再也看不到太奶奶在窗前期盼的眼神。时光飞逝,转眼间,太奶奶已去世十多年了,但她的影子在我脑海却还是那么清晰。太奶奶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骨子里是宽厚慈爱的。太爷爷去世早,勤劳朴实的她一个人支撑这个大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我们这一辈的老大,太奶奶最心疼我,这种爱要用心体会才能感知,就像陈年老酒,越是岁月流逝味道越浓厚。冬日农闲的晚上,村里来了唱秦腔的,我随着太奶奶去看。漫天星光下,太奶奶坐在那里听咿咿呀呀的戏,我和小伙伴在一边追打嬉闹,累了就依偎在太奶奶的怀里不知不觉睡着了。现在想想那种情景仍然那么温馨,天是冷的,太奶奶的怀抱是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奶奶闲不住,一生辛勤劳碌直到干不动的那一刻。白天家里的零活、地里的收成她都操心,晚上没事的时候还要绣枕套、缝衣服,或者拿副鞋垫在手上细细的纳,为我纳、为弟弟纳,究竟纳了多少双鞋垫我也不知道。等我上了学,不再喜欢太奶奶的土布鞋垫,而是在外面买了穿。没想到仅仅过了一个多星期,买的鞋垫表面的一层蒙布就破了,可怜兮兮地露出里面的破布,疙疙瘩瘩垫在脚下尤其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假期我愤愤地念及此事,太奶奶忙不迭地说,我给你做好的、结实的。晚上她在灯下把一块块小碎布用面糊粘在一起,那份认真劲快赶上画图了,等干透了再用锤子把鞋垫扎透,把针穿进去。每副鞋垫都有几百针,一针一针纳的瓷瓷实实,她昏花的老眼千百次地看那小小的针。鞋垫正面一律用白布,反面是蓝布,边缘都拿白布粘得整整齐齐,最后把每副鞋垫用白线串好,大概怕我穿错了。后来我在刷洗的时候发现一副鞋垫的白布上有一点血迹,这是针扎到太奶奶的手流出来。想着想着,眼泪刷刷地流下来,怎么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太奶奶常在干活回家时带几颗豆子一把花生,赶集也会买回几颗糖果。东西寻常,但在那生活艰难的日子里却全是幸福的味道,太奶奶的爱就在那温暖的怀抱里,在一把花生一把糖果里,在这平凡日子中的惦念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岁月易逝,记忆犹在。太奶奶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昨日,我们一家人每年清明节都会在太奶奶的坟前小聚,跟太奶奶聊聊家里的近况,畅谈每个人的未来计划和理想。感谢清明节,这个情感宣泄的节日,让我们可以聚在一起缅怀逝去的亲人,从中学会感恩,学会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。

上一篇: 母亲的白蒿菜
下一篇:最美樱花正当时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  • 用户名:
    密 码:
    友情链接:
    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    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22 党群工作部:0913-5182074 品牌营销部:0913-5182109
      
   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  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