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母亲的白蒿菜

2021-04-02 10:41    来源:炼钢厂    作者:张长录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转瞬即逝,天气在乍寒乍暖中悄然迈入了阳春三月,又到一年挖白蒿菜的季节了。每年的这个时候母亲都会给我捎来她亲手做的白蒿菜,记忆里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年头了,每当这个时候心头总有幸福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蒿是春天里绿得最早的一种野菜,白蒿在民间被称为“茵陈”,有“三月茵陈,四月蒿,五月拔来当柴烧”的说法。每年到春暖花开的时候,在地处深山故乡的田间地头、悬崖边、地边枯枝败叶间随处可见。初长出有铜钱大小,疏散纤细的小叶子形状像雪花,颜色微绿泛白,叶梗毛茸茸的,给人一种温和柔顺的感觉。此时就可以食用了,也是医药价值最高的时候,只是中医先辈们给它起了个文雅的名字叫茵陈,其实茵陈就是白蒿,白蒿就是茵陈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在小时候农村经济落后的年代,每年过完年食用的蔬菜比较稀少,挖野菜成了我们这些农村孩子们一项必修课。每天放学后挎上小篮子,拿上铁铲或镰刀,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奔向故乡的田野。那个时候勤劳朴实的家乡人还不知道种花椒可以发家致富,只知道民以食为天的道理,有一个丰收年就是他们最大的期望。那个时候初春的田野是那样的迷人,绿油油的麦田犹如一张张绿毯覆盖在村子周围,一阵春风吹过翻滚的绿浪使我着迷使我沉醉,两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点缀其中更是十分惹眼。我们一群小孩叽叽喳喳穿梭在这美丽的画卷中,一场挖野菜的比赛悄然拉开序幕,辨认、弯腰、下铲、捡拾,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,比比看谁挖得最快、谁挖得最多,更多还是在广阔的麦田间你追我打,来个漂亮的驴打滚、大翻身的绝技,嘻嘻哈哈的笑声伴随着麦浪飘向远方的山头。由于贪玩挖回来的野菜都是枯枝败叶掺杂其中,母亲精挑细选,用水清洗干净,加入一些调味,再掺加适量的面粉,放在篦子上蒸熟,就这样蘸着蒜汁供我们全家人享用,一种浓郁的春野气息瞬间沁入心脾,鲜香美味。每当这个时候,母亲常说“吃了白蒿菜、一年无病害”,催促我们兄妹三个要多吃点。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,我渐渐懂得了母亲的良苦用心。从中医学角度来讲,白蒿有清热利湿、凉血止血的作用,是祛黄疸的高手,全草入药可预防流感,散热的功效其佳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辛辛苦苦劳累一生,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,还惦记着她的儿女们。每年到这个时候,母亲总是不辞劳苦拖着不灵便的双腿在故乡的野外,挖我们小时候最爱吃的白蒿菜,还是像那个时候一样挑选、清洗、上笼,不同的是全部打包好,一袋、二袋、三袋……好像在清点她的儿女、子孙们一样的。而今已经身为父亲的我,吃着老母亲从老家捎来的白蒿菜,顿时感到心情无比的沉重,那是家乡的味道,那是母亲深深的爱。同时我深深地感到自己的荣幸和自豪,已经而立之年的我还在享受着源源不断的母爱,这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事情了,但愿母亲永远安康长寿!

上一篇: 与春天相遇
下一篇:清明时节的忆念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  • 用户名:
    密 码:
    友情链接:
    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    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22 党群工作部:0913-5182076 品牌营销部:0913-5182109
      
   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   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